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1th Feb 2012 | 一般 | (3 Reads)
人像攝影是攝影中最重要的領域之一,也是最能體現攝影師藝術境界的攝影領域之一。以筆者拙見,人像攝影的藝術境界從低到高,可以概括為賞心悅目、惟妙惟肖、張揚個性、詮釋生命四個層次。 一、賞心悅目   賞心悅目是一般大眾也包括一般攝影師對人像攝影作品的基本要求。無論是商業人像、家庭留念照、新聞人像乃至任何一個攝影領域中涉及的人像,無論是被攝者、攝影者和觀看者,只要無特殊目的,無不希望看到賞心悅目的人像,而使觀眾、聽眾的身心得到愉悅是任何藝術形式最重要的目標之一。   賞心悅目首先成為商業攝影師和顧客共同追求的目標。而現代攝影的發展從技術上以較輕易地解決了很多前輩攝影家很難或無法解決的問題,因而使實現賞心悅目這一境界變得相對輕鬆一些,對於商業攝影來說。這一境界的人像攝影作品,除了對攝影師本身的素質提出要求之外,還依賴於一些客觀因素,如:優秀的化裝師、美麗的服飾、精緻的道具,高檔的攝影器材、高級的燈光、設備先進的攝影棚,高級的照片後期加工系統、精美的裝裱和精心的編輯策劃等等。對於這一境界的人像攝影來說,非攝影本體語言過多的介入和攝影本體語言的淡化是最大的缺陷。所謂攝影本體語言就是攝影技術、藝術的獨特表現手段,包括膠片的運用、曝光的控制、攝影用光和構圖的經營等等。而非攝影本體語言主要是指原本對攝影起輔助作用的非攝影表現手段,如化裝、服飾、道具等等。   在這些人像攝影中,攝影本體語言一般較為淡化,而在所剩無幾的攝影本體語言中,絕大多數已成為一種固定的模式和套路,甚至還會有所扭曲。比如在用光上說,為了迎合大眾口味,更多地採用了正面光和柔光;在曝光上說,為了使膚色顯得更白,經常採用曝光過度的方法。   但所有這些都是為了顧客,這是無可厚非的。賞心悅目就是使顧客和普通大眾的身心得到愉悅,所以,這種人像攝影本身就是攝影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正是這種賞心悅目的攝影作品把萬千大眾吸引到影樓裡,而這成為中國攝影藝術尤其是業餘攝影藝術發展的重要經濟支柱。   既然攝影作品具有吸引大眾的能力,就說明攝影作品具有引導大眾的審美傾向的能力。這種以賞心悅目為代表的商業人像攝影流行十年以來,大眾的審美傾向已經在悄悄地發生改變。   而且,近年來,隨著一批極富藝術表現力的青年攝影師對商業攝影的突出貢獻,使的目前的人像攝影正呈現蓬勃發展的態勢。 二、惟妙惟肖   攝影術的出現使得人像再現的「相像」問題變的輕而易舉,當代人像攝影的發展又似乎脫離了這一發展方向,尤其是流行的當代商業人像越來越不像本人,而離惟妙惟肖的距離也顯得更為遙遠。這裡的惟妙惟肖當然不僅僅是簡單的「相像」,而是在賞心悅目基礎上的神形兼似。   這一境界的人像攝影作品,一般具有以下主要特徵:   1、攝影本體語言和非攝影本體語言的正確運用。   攝影本體語言的運用不以是否賞心悅目為唯一依據,而以能否表現人物的神態特徵為主要依據,用光自然考究,曝光準確,體現正常膚色及質感。化裝道具不過分張揚和譁眾取寵。化裝的目的不時掩蓋什麼,而是要進行襯托,道具只是修飾而不是表現什麼。   2、精妙的神態捕捉和眼神塑造神態的捕捉是攝影師永恆的主體,也是一幅人像攝影作品能否做到惟妙惟肖的關鍵。,在柔美型的當代人像攝影中,應該說在這一點上做得是很不錯的。在在眼神的塑造上就有所欠缺了。這主要是由於攝影用光的平淡造成的。正面的柔光所營造的高調是很難突出眼神的。所以通過光線的運用來表現人物的眼神是這一境界的人像作品的關鍵。 三、個性飛揚   人像攝影中個性的張揚可以分為兩個方面,一是張揚被攝人物的個性,二是張揚攝影者的個性。從被攝影者的角度出發,拍攝人像的目的無非是留念、欣賞及展現自己的個性魅力。從這一點上說,攝影師就是要幫助被攝者展現自己的個性魅力。而從攝影者的角度出發,他作為一個藝術作品的創作者,要通過攝影手段、借助於模特的表現能力來表現自己的攝影創意,來體現自己的攝影風格乃至通過攝影語言來訴說自己對生活的確理解。   這一境界的人像攝影作品通常具有以下特徵:   1、獨特的攝影本體語言   從攝影語言的運用上說,第一境界人像攝影作品的攝影語言運用一般流於平淡,第二境界人像攝影作品的攝影語言運用趨於自然,第三境界攝影作品的攝影語言運用重在卓然不群。用光是攝影最獨特的本體語言。   如謝墨拍攝的《對影雙姝》,巧妙地利用陰影,營造了奇妙的錯覺,令人過目難忘 。又如朱恩光的《聖徒》,柯林·托馬斯的《一線光明》,薩博·亞歷薩頓的《純》等等。攝影本體語言妙處體現得淋漓盡致。   2、獨特的而簡練的戲劇性情節   如阿德萊爾·穆薩威拍攝的《生命中的陰影》,畫面中的男女主人公在攝影者苦心經營的光影效果中訴說著一段耐人尋味的故事。它不是一部電視劇,但卻似乎比一部電視劇要說的更多。當然,這幅作品在用光和構圖上也都有獨到之處。   3、展現對人和自然關係的獨特理解   純粹的人像攝影也許是不包括自然的,但在這個特殊的環境危機時代,不少攝影者把鏡頭對準了自然,對準了人和自然的關係。或是熱情的謳歌,或是尖銳的批評。不管是卡爾·考雷的《人與太陽》還是易水生的《人與太陽》,都表達了人與自然融合的渴望。 4、強烈的視覺衝擊   無論是匠心獨具的光影、別出心裁的構圖還是創新大膽的鏡頭運用,其目的都是產生強烈的視覺效果。   張揚被攝人物的個性就是使拍攝出來的人像攝影作品要與眾不同而富於戲劇性的。而攝影者個性的張揚要通過自己個性化的攝影本體語言來展現自己對攝影的理解、對被攝人物的理解、對人像攝影的理解,甚至對生活的理解,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攝影作品就是攝影者無聲的自白。 四、詮釋生命   偉大的人像攝影作品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刻畫了人物的靈魂,是因為它謳歌了生命的偉大,是因為它記錄了一個時代的精神風貌,是因為它記錄了人類社會的大悲大喜。   從人的個體來看,偉大的人像攝影作品深刻地記錄了人物的內心世界,或是悲傷或是喜悅,或是思索或是吶喊。也正是因為它呈現了人物的內心世界,所以這樣的攝影作品才給人以心靈的震撼。同時它謳歌了生命的可貴與偉大,面對這樣的作品,每一個觀眾都將為擁有生命而自豪。   從人類社會的總體來看,偉大的人像攝影作品記錄了一個時代人們的精神風貌,它記錄了人類社會的大悲大喜。偉大的人像攝影作品的意義已經完全超出了普通肖像的意義。它是社會的象徵,是時代的象徵,是歷史的象徵,從這一意義上說,人像攝影的意義遠不止被攝者的留念和攝影者的個性張揚。   偉大的人像攝影通常具備以下特徵:   1、強烈的情感衝擊   2、反映了生命存在的價值、謳歌了生命的偉大   3、反映了人類社會的大喜大悲   4、反映了被攝人物特殊的人格魅力   5、攝影本體語言的淡化   比如解海龍的希望工程系列照片中的《大眼睛的小姑娘》,由於它拍攝出了失學兒童渴望的目光、承載了無數失學兒童的希冀,所以她震撼了無數國人的心靈,同時也使這幅看似普通的人像攝影作品具有了非同尋常的意義。   如倍受布勒松推崇的匈牙利攝影家馬丁·芒卡西拍攝的《三個黑人小孩奔向大會》的照片,雖然連三個主人公的臉都沒有看到,但卻使所有觀察者體會到生命的可貴和偉大。這幅攝影作品中所表現出來的人類社會積極向上的精神風貌可能會令觀察者終生難忘。   又如哈爾斯曼拍攝的邱吉爾,冷峻的面龐、犀利的目光無不顯示了這位鐵腕政治家的心靈世界,也是那一難忘時代的精神象徵。而他拍攝的愛因斯坦者幾乎成了科學的代表符號。據說在拍攝這張照片時愛因斯坦者正陷入對在廣島爆炸的原子彈的沉思,可以看到,在愛因斯坦睿智的目光中,有沉重的悲哀,而這也是這張照片最打動人的地方。當然,這兩幅攝影作品的成功與被攝人物的特殊人格魅力不無關係。而這些偉大的攝影作品似乎有一共同的特徵,即攝影本體語言又趨於平淡。   以上對人像攝影作品藝術境界的分析並不是對人像攝影作品的簡單的高下評判,具體的一幅攝影作品也很難明確的劃入哪一境界。但任何一種境界的人像攝影作品都可能可以達到使觀察者得到藝術享受的目的,只是體會不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