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好的吧,今天無聊,寫篇日記吧,不然麻木了。 最近喜歡那些老掉牙的音樂,或許是想通過這種方式在尋找過去的自己。在很多人看來音樂可以傳達一種思想,讓自己的感情請暫時得到寄托,就像一個人在哪一段時間什麼心情就喜歡在那個時間段喜歡上一首歌,當然可能是兩首,然後這一首歌陪他度過一段時光,或許這段時間很開心,或許這段時間很難過,也或許這段時間狠艱辛,很拚搏。最後:這首歌悄然在心底積下厚重的一層,感情越深越是難以忘懷,超越我們感情的控制範圍。終於有一天,只要你還有呼吸,還能思考,當這首歌不經意間再次響起的時候,或許你正在說笑,正在打鬧,正在忙碌認真做某一件事,或許你正走在街頭某一個角落。我相信你會停下來,突然之間有種說不出話的感覺,於是回到過去,然後感慨,長舒一口氣,低下頭,回到現在。 最近喜歡一個人走在路上,在心裡默默和自己對話,自己說自己想,然後對著旁邊的空氣笑笑。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習慣性的走得很快,或許和小時候的走路習慣有關吧。我小時候有個不良嗜好,就是跟著父親的腳步走,踩他踩過的位置,感覺甚是有意思,父親當然走得很快,我也就很快跳著的跟上去,童年就這樣的重複讓一種感覺留在心底。年前,回家有一次搬東西走在父親的後面,還是那樣,踩著他走過地方走,一邊走一邊感覺到好玩,只是略微的有些傷感,因為,後來,我長大了。 一直喜歡鏡頭裡的轉身,回頭。之前QQ名叫做:“轉身,離開”後來改了,就是現在這個,以後也不會改了,記得妹妹以前的一個QQ名叫做“低頭,淺笑”,我就感覺很好,轉身離開帶著悲傷的感覺,而低頭淺笑則是一種對內心世界的含蓄的表達,可是現實中在我的身邊不會有了吧,問題被複雜啦,不是我想簡單就能簡單的,然而當真正的單純被惡意解讀我又有什麼辦法呢,本質是的話就不需要解讀,大家都懂,裝是裝不出來的,然而不是還刻意偽裝,何必。 關於生活,關於理想,鏡頭拉開,那些人們喜歡用穿過窗戶的視角解讀一個人的內心,把發言權交給旁白或者淡入淡出字幕,而那個房間裡面的那個人,張望著。生活中我們應該感謝那些沒有成功還鼓勵著我們走向嘗試這同樣不一定成功路的人們,你們的信念超乎我的想像,我本以為那些課本中有而現實中沒有的事實,就發生在你們身上。其實,只要堅持不變,正如你所說的那樣,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成功,但是還是最後要看我們怎麼理解成功吧。理想是一個很矯情的話題,我們一直羞於提起,感覺很扯淡,那就不提了。 關於我這個人,最近有人問我這些年變了沒有,我說沒有,還和以前一樣,呵呵。我不想說太多,我只能說我自己,但又要有所保留,就這些吧,希望,後來,我的故事關於我的那部分,還是這樣的回答。 最後說說朋友吧,“好朋友”對於我來說這是一個諱莫如深的話題,什麼樣的是好朋友,關鍵的時候就會發現,希望那個時候保持冷靜,因為在一個人有難的時候肯陪你幫你的才是最好的,不要忘了平時好好珍惜,好好對這些人,這一段算是我的自我告誡吧。當然,我說這些並沒有否定“君子之交淡如水”。 每天讓自己安靜幾分鐘,感覺很好。可以在陽台上,可以在教室內,可以在車上,透過窗戶看外面的世界,反思自己做的事情,想想關於自己,關於他人,真的很難得。因為,無論什麼時候我們身處的範圍都很小,只有這樣發會呆,才不會迷失自己,才知道後來的路,怎麼走。

| 3rd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終於,落雪了。 雪精靈終究經不住人們幾番盛情相邀,拿捏了一個冬季之後,眼看著出場的機會已經不多,所以抓住冬末春初的時機,羞羞答答,姍姍而至。然而,雪還總是那麼含蓄而不事張揚,特意選擇一個夜深人靜的時刻悄然飄落,寂靜無聲,不曾驚擾人們的夢。 清晨滑開一扇窗,潔白倏地擁滿了我的眼睛。大地,樹梢,屋脊,車頂,窗外的一切一切,落了厚厚的一層雪。春節還沒有走遠,不時有零星炸響的爆竹,驚飛一樹麻雀,震得枝丫上的雪撲簌簌跌落。許是雪的疏忽吧,白茫茫一片銀色世界裡,惟獨留下路邊地下暖氣管道的維修井,裸露出圓圓的黑色的窨井蓋,似一口煮著水的鐵鍋冒著氤氳熱氣。眼前景狀使我忽然記起唐朝有個叫張打油的詩人寫的一首詠雪的詩:“江山一籠統,井上黑窟窿。黃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張打油真不愧是打油詩的鼻祖,把雪後景致描繪的如此維妙維肖。想起自己初讀此詩時的不惑和不屑,不禁汗顏。 或許是積蓄太久的緣故,下了一夜的雪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雪花繼續從遙不可及的天空輕輕灑落,含情脈脈,潤物無聲。 窗外,陸續出現身著臃腫冬裝的孩子們的身影,他們抬頭向天,伸展雙臂,為一瓣落入掌心的雪花而雀躍;他們撒開雙腿,在雪地上瘋狂地奔跑著、嬉鬧著;有不少孩子許是不慎許是故意地接二連三跌到在雪地上,引得眾人哈哈大笑;一些大人們也放棄了平時在孩子們面前的矜持,加入孩子們的行列,堆雪人,打雪仗,聊發一回少年狂。人類真是水性楊花的一群,昨天還沉浸在春節的歡樂氣氛裡不能自拔,今天卻把滿懷的喜悅都傾注給了這場大雪;春節還沒來得及給人們以華麗的告別,人們已用溫情的雙手撫慰雪姑娘潔白無瑕的皮膚了。世態炎涼,殃及世間萬物,春節的被冷落在所難勉。 最高興的應該是那些專事稼穡的老農吧。有道是瑞雪兆豐年,這場大雪給乾渴了一冬的小麥送來了“甘霖”,一片片輕盈的雪花也許就是麥季一株株沉甸甸的麥穗、一張張皺紋裡溢滿豐收喜悅的笑臉。從窗外那些“鬧雪”的城裡人的身影中,我似乎看到了此時正在查看小麥?情的老農的身影,他們雙腳踩在覆蓋著鬆軟雪被的田埂上,口裡銜著一隻煙,正吧嗒吧嗒有滋有味地吸著,裊裊煙霧繚繞在飄落的雪花周圍,彷彿在向雪姑娘傾訴著衷腸。 窗外的熱鬧情景似乎不能牽引我的腳步,我已經過了歡呼雀躍的年齡。我靜靜的佇立窗前,遠眺更遠處瓦楞上的皚皚白雪,若有所思,其實什麼也沒想。窗外的雪蠱惑著我的沉默,沉澱著我的雜念,昇華著我的品格。我似雪一樣無慾和淡定。閒看窗外雪花飄,寵辱不驚;漫隨天外雲卷舒,去留無意。 我喜歡冬雪含蓄的性格,她不像夏雨一樣張揚而又張狂。山雨欲來風滿樓,雨用嘩嘩的聲響渲染它的來臨,很能迎合人們浮躁的心理;雪落大地寂無聲,雪用婀娜的舞姿報道她的身影,卻能洗滌人們心靈的塵埃。沒有人喜歡在泥濘的雨路上邁步,卻無人不喜歡在鬆軟的雪徑上徘徊。因為雪懂得付出,懂得寬容,懂得給別人一點愛。而雨不能,雨在澆灌萬物的同時,卻給人類帶來諸多不便。 我喜歡冬雪潔白無瑕的品質,她不像夏雨一樣泥沙俱下、污濁不堪、隨波逐流。雨水喜歡聚集,夏雨來時,低窪處積水成池,隆起處雨過地皮濕。我去過黃土高原,那裡縱橫的溝壑聲討著雨水的不羈和恣肆。雪的可愛處在於它的廣被大地,覆蓋一切,沒有差別。正如梁實秋所描寫的“竹枝松葉頂著一堆堆的白雪,杈芽老樹也都鑲了銀邊。朱門與蓬戶同樣的蒙受它的沾被,雕欄玉砌與甕牖桑樞沒有差別待遇。地面上的坑穴窪溜,冰面上的枯枝斷梗,路面上的殘芻敗屑,全都罩在天公拋下的一件鶴氅之下。雪就是這樣的大公無私,裝點了美好的事物,也遮掩了一切的蕪穢。” 城裡人和鄉下人喜歡雪的緣由是不一樣的。每個人喜歡雪的緣由也是不一樣的。 我喜歡雪,喜歡雪的品格;我喜歡雪,喜歡在落雪的時刻沉思。雪有大美,大美無言;雪有大愛,大愛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