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十年前我見過一個人,聰明異常,光環無數。曾志存高遠非清華北大不就,曾破釜沉舟背水一戰,創造奇跡,曾影響了我將近十年,令我欽佩無比,並暗下決心以其為前進動力、學習楷模。曾因俊朗的外貌、橫溢的才華,不知迷倒了多少懷春少女,曾是比太陽還要陽光,比金子還要閃亮…… 時光穿梭,光陰似水,歲月像把無情的殺豬刀改變了我們的模樣。十年時光染指匆匆,轉眼間我也長大了。只是沒有了過多的關於伊的消息。只是彷彿聽說伊考上了一個好學校卻也早已大學畢業,畢業後伊借了一點錢跟幾個同學開了一個廣告公司,剛開始生意並不好,後來說是伊自己覺得知識還不夠,又跟家裡要了一些錢去北京的名牌大學去進修,之後慢慢掙著錢了,買了房買了車過上了小資的生活。於是對伊愈加佩服了,雖自知伊並不是我能超越的,但還是暗暗下定決心,定要創出和伊一樣的輝煌。心中對期待再次見到伊的心情也就更加迫切了。 終於,去年我在不經意間走進了伊的生活,對於幸福這麼快的降臨到我頭上,我的確是有些不知所措,而第一次如此近距離接近偶像的生活狀態,我心中始終是帶有一點驚喜與惶恐的,但更多還是因為欽佩而帶來的忐忑不安,可能這就是所謂的那種無形的氣場吧。過了一段時間後我忽然間對自己有些懷疑了。因為…… 這分明不是我所記憶中的伊麼!!!我記憶中的伊聰明異常,陽光帥氣,眼神充滿了強大的自信,依稀還記得十年前伊在教育我時的場景。雖然與當時伊的歲數很不符,雖然我那晚上很不給力的睡著了,但是我依稀記得伊說的話還是很有穿透性的,透過他的話我分明能看到一個大的野心家內心的咆吼,像野獸一般要衝出牢籠,猙獰著,嘶吼著。帶給我極大的衝擊!!! 然而今天的伊彷彿已真的不是伊了,沒有了英俊的面龐,代替的只是一種令人窒息的死氣,曾經令人羨慕的皮膚如今也變的黑黃,充滿了病態,曾經那種樂觀開朗積極向上的朝氣與如今死氣沉沉、整日不敢拋頭露面,只知道躲在女人翅膀比翼之下,靠遊戲來麻醉自我的萎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那原本充滿自信的眼神如今卻不知為何只透露出迷茫、畏縮。像一隻受了重傷的野獸般畏縮、驚恐的躺在陰暗冰冷的角落,獨自的舔舐著自己傷口,不時的警惕著四方,喪失了所有的鬥志。唯一能證明伊了也只能是伊還未曾退化的智商,還有那“象徵”他身份與地位的車與房!!! 我終究也不信這還是真的那個伊了,我大聲質問他,說真的伊跑哪去了?!你究竟是誰?到底是誰讓你騙我來的。我狠狠的盯著伊的眼睛眨也不眨,因為我知道說謊話的人眼睛都會不停閃的,我比任何時候的渴望知道真相。伊終究也沒有令我失望,艱難的點了點頭眼神也很是堅定,我也終究是信了,因為我分明看見伊在說話時眼神忽的露出過一絲亮光,但又不知為何忽的黯淡下去了。那眼神跟我我十年前見到的分明一摸一樣,唯一不同是十年前的那雙眼睛給人的是一種莫名的動力,而十年後的那雙眼睛帶給你的除了是歎息依然是歎息。是了,真的是他,人可以偽裝但是眼神是誰也偽裝不了的。真相終究大白,然而我又很後悔知道了真相,說不上來為什麼,只感覺心理面寄托多年的一個東西被一把異常鋒利的利劍無情的摧毀了,也許是信念,也許是信仰,又或者是某一種精神,我也說不清,我只知道我的腦子很混亂一時茫然不知所措,只是不停的嘀咕著:“不是了,這不是真的,呵呵,我一定是在做夢。”但是用力的扇了扇自己的臉,不小心扇腫了,很疼,很疼,一直疼到了心理面 ,終於確信這不是做夢了。 然而我又真的是很矛盾了,我對現在的自己也產生了懷疑。我想這一切的一切依究是個夢,我只不過是做了一個荒唐的夢,當我醒來的時候,鏡子裡的我依然還是那個留著小平頭一臉稚氣的我,伊也依然是伊,依然是那麼犀利,霸氣令我崇拜的伊。 然而這到底是不是夢,我自己也早已分不清楚,彷彿我已忽然間跟夢裡的伊一樣不知為何的迷失了自我,找不到前進的方向!!! 文章來源:張宏傑作品 |沐童——寂寞的撒旦 | 鍾岷源的BLOG |蘇芩 - 女性觀察 | 曹雪 |老彭同學的BLOG | Say Nothing About Love! |lijiangtour的BLOG | Jonathan Barnes |林子印象攝影隨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