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rd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終於,落雪了。 雪精靈終究經不住人們幾番盛情相邀,拿捏了一個冬季之後,眼看著出場的機會已經不多,所以抓住冬末春初的時機,羞羞答答,姍姍而至。然而,雪還總是那麼含蓄而不事張揚,特意選擇一個夜深人靜的時刻悄然飄落,寂靜無聲,不曾驚擾人們的夢。 清晨滑開一扇窗,潔白倏地擁滿了我的眼睛。大地,樹梢,屋脊,車頂,窗外的一切一切,落了厚厚的一層雪。春節還沒有走遠,不時有零星炸響的爆竹,驚飛一樹麻雀,震得枝丫上的雪撲簌簌跌落。許是雪的疏忽吧,白茫茫一片銀色世界裡,惟獨留下路邊地下暖氣管道的維修井,裸露出圓圓的黑色的窨井蓋,似一口煮著水的鐵鍋冒著氤氳熱氣。眼前景狀使我忽然記起唐朝有個叫張打油的詩人寫的一首詠雪的詩:“江山一籠統,井上黑窟窿。黃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張打油真不愧是打油詩的鼻祖,把雪後景致描繪的如此維妙維肖。想起自己初讀此詩時的不惑和不屑,不禁汗顏。 或許是積蓄太久的緣故,下了一夜的雪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雪花繼續從遙不可及的天空輕輕灑落,含情脈脈,潤物無聲。 窗外,陸續出現身著臃腫冬裝的孩子們的身影,他們抬頭向天,伸展雙臂,為一瓣落入掌心的雪花而雀躍;他們撒開雙腿,在雪地上瘋狂地奔跑著、嬉鬧著;有不少孩子許是不慎許是故意地接二連三跌到在雪地上,引得眾人哈哈大笑;一些大人們也放棄了平時在孩子們面前的矜持,加入孩子們的行列,堆雪人,打雪仗,聊發一回少年狂。人類真是水性楊花的一群,昨天還沉浸在春節的歡樂氣氛裡不能自拔,今天卻把滿懷的喜悅都傾注給了這場大雪;春節還沒來得及給人們以華麗的告別,人們已用溫情的雙手撫慰雪姑娘潔白無瑕的皮膚了。世態炎涼,殃及世間萬物,春節的被冷落在所難勉。 最高興的應該是那些專事稼穡的老農吧。有道是瑞雪兆豐年,這場大雪給乾渴了一冬的小麥送來了“甘霖”,一片片輕盈的雪花也許就是麥季一株株沉甸甸的麥穗、一張張皺紋裡溢滿豐收喜悅的笑臉。從窗外那些“鬧雪”的城裡人的身影中,我似乎看到了此時正在查看小麥?情的老農的身影,他們雙腳踩在覆蓋著鬆軟雪被的田埂上,口裡銜著一隻煙,正吧嗒吧嗒有滋有味地吸著,裊裊煙霧繚繞在飄落的雪花周圍,彷彿在向雪姑娘傾訴著衷腸。 窗外的熱鬧情景似乎不能牽引我的腳步,我已經過了歡呼雀躍的年齡。我靜靜的佇立窗前,遠眺更遠處瓦楞上的皚皚白雪,若有所思,其實什麼也沒想。窗外的雪蠱惑著我的沉默,沉澱著我的雜念,昇華著我的品格。我似雪一樣無慾和淡定。閒看窗外雪花飄,寵辱不驚;漫隨天外雲卷舒,去留無意。 我喜歡冬雪含蓄的性格,她不像夏雨一樣張揚而又張狂。山雨欲來風滿樓,雨用嘩嘩的聲響渲染它的來臨,很能迎合人們浮躁的心理;雪落大地寂無聲,雪用婀娜的舞姿報道她的身影,卻能洗滌人們心靈的塵埃。沒有人喜歡在泥濘的雨路上邁步,卻無人不喜歡在鬆軟的雪徑上徘徊。因為雪懂得付出,懂得寬容,懂得給別人一點愛。而雨不能,雨在澆灌萬物的同時,卻給人類帶來諸多不便。 我喜歡冬雪潔白無瑕的品質,她不像夏雨一樣泥沙俱下、污濁不堪、隨波逐流。雨水喜歡聚集,夏雨來時,低窪處積水成池,隆起處雨過地皮濕。我去過黃土高原,那裡縱橫的溝壑聲討著雨水的不羈和恣肆。雪的可愛處在於它的廣被大地,覆蓋一切,沒有差別。正如梁實秋所描寫的“竹枝松葉頂著一堆堆的白雪,杈芽老樹也都鑲了銀邊。朱門與蓬戶同樣的蒙受它的沾被,雕欄玉砌與甕牖桑樞沒有差別待遇。地面上的坑穴窪溜,冰面上的枯枝斷梗,路面上的殘芻敗屑,全都罩在天公拋下的一件鶴氅之下。雪就是這樣的大公無私,裝點了美好的事物,也遮掩了一切的蕪穢。” 城裡人和鄉下人喜歡雪的緣由是不一樣的。每個人喜歡雪的緣由也是不一樣的。 我喜歡雪,喜歡雪的品格;我喜歡雪,喜歡在落雪的時刻沉思。雪有大美,大美無言;雪有大愛,大愛無聲。